安眠翡冷脆

叫我胖達就好!是個雜食的ky。什麼CP都吃,尤其吃互攻和all受。
感謝點讚和推薦,如果能在評論裡跟我聊聊天就更好啦( 。-_-。)ε・ )
何其有幸,你討厭的人也討厭你。💚

深夜的心靈雞湯

1.珍惜
前年夏天買的果凍粉,一直想找一個特別空閒特別有興致的日子來做果凍,卻一直沒有等到這一天,果凍粉放著放著,眼看就要過期了。
朋友去玩帶回來的點心,一直不捨得吃,等到發現的時候已經壞掉了。
想到一個很棒的梗,一直沒寫出來,到後來就被別人搶先寫了。
很想和一個人做朋友,一直不敢跨出那一步,等到畢業了跟她說的話加起來也不超過五句。
有一個很喜歡的人,一直不敢跟他說話,終於變得沒那麽喜歡了。

因為太喜歡太捨不得,所以才會格外珍惜。但有時候『珍惜』這一事情,不見得都是好的。

2.懷念
總是想起中學時代的事情。高中時想到初中,現在則是整個六年都在想。
有時候一些零零星星的記憶會跳入腦海,輾轉,這時候我總會覺得非常惆悵。因為已經過去,因為已經回不去。

初三時在校外打包了炒飯,幾個人坐在教室外的走廊裡吃。走廊窄得很,靠著墻坐下,把腳伸直,腳跟已經差不多能碰到另一頭。有人想進教室,被我們的腿攔住,我們看著他哈哈大笑。
炒飯裡放有胡蘿蔔和青瓜,味道怎樣已經忘記了,但至今仍記得當時那份歡喜。

高中時認識的學長偷偷把家裡的車開出來,載我們到港口玩。炎熱的夏天我們在沿海高速公路邊上吹風。太陽很大,曬得海面閃閃發光。天空藍得刺眼而空洞,風吹過來,臉上鹹鹹膩膩的感覺。
其實我跟他一點也不熟。只是被叫去陪人。
不擅長交朋友,自然也不擅長當朋友。

有一次逃課躲在宿舍睡覺,臨近放學時站在走廊等下課鈴響。一面是天橋,另外三面都是房間的五層宿舍樓,我透過樓頂的轉角,看到被兩邊的屋簷圈起來的天空。
夏天的天空總是藍得觸目驚心,墊著厚實的白雲。
我站在這樣的天空下,不由自主地迫切地想逃離當時的一切。
原來天空是這樣具有煽動性的藍色。

高一的夏天,我們的宿舍搬到了另一個校區,跟學校的主教學區隔了一條路。
每次回宿舍都要穿過就算鋪了水泥還是黃沙滾滾的馬路。
宿舍房間不算舊,也就是這幾年起的。但第一次踏進去時,卻有種誤入老電影佈景的感覺。
風從陽台吹進來,穿過整個房間。我們的房間在一樓,陽台外一米開外就是紅色的磚墻。墻外面是怎樣的世界?似乎從來沒有人好奇這一點。
我現在依然記得第一天走進那間宿舍的感覺。

高二時的一個傍晚,我因為某件事情,沉浸在巨大的悲傷中。
我走在學校的路口,站在夏天伊始的大風裡等人。等了許久,還沒有來。
當時我覺得我是全世界最可憐的人,全世界都拋棄了我。而我活該,這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
我想哭,卻哭不出來。認識的不認識的同學們,嘻嘻哈哈地從我旁邊路過,有的向我打招呼,有的沒有。這讓我感到孤獨。
最終我自己走上一輛公交車,悲傷地回了家。
一直到現在,我依然覺得那就是我所經歷過的最絕望的時刻。而且沒有人能來救我。

唸小學的時候,在河堤上等校車。堤岸一邊是江水,另一邊是一所中學。堤岸比初中地勢要高很多,我站在上面,低頭看中學生們放學,取車,閒聊。在我看來,那是一種成熟的,我遙不可及的喧嘩。
那一瞬間,我突然非常非常想長大。總有一天,我也要站在下面,一邊取車一邊和朋友聊天。
這大概是我第一次對『長大』有這麽具象的嚮往。

後來,我真的進了這所中學唸書。但是當時他們取車的地方,已經不用來放車了。那是一片空地,周圍種著幾叢竹子。
我放車的地方,旁邊是一片紫荊樹林。其實學校所在的這一條路都種著紫荊樹。這裡的紫荊一年大概會開兩三次花,春天一次,夏天兩次。紫荊開花的時候站在路邊抬頭看,漫天都是紫粉和豆綠交織的顏色。
這時候我已經站在了當年嚮往長大的我所嚮往的『長大』的位置上,但對於『長大』這個詞,還是沒有一個確切的概念。
大概,往前再走一步,就是比剛才『長大』了吧。

記憶是那麽寬闊的東西,只是懷念一下,就覺得自己已經老了。
即使這樣,我還是不覺得我已經長大了。

3.寫不出了不寫了。

评论(15)
热度(11)

© 安眠翡冷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