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眠翡冷脆

叫我胖達就好!是個雜食的ky。什麼CP都吃,尤其吃互攻和all受。
感謝點讚和推薦,如果能在評論裡跟我聊聊天就更好啦( 。-_-。)ε・ )
何其有幸,你討厭的人也討厭你。💚

【FRF】懺悔(AU)

應該是某次聊天時,提到的設定,吸血鬼!Finch×神父!Reese,本來是想說寫個把神父操哭的懺悔室play,結果……結果我不說了,妳們自己看吧_(:x」∠)_
故意找半夜發文,這樣沒人看就可以說都是半夜的錯╭(╯^╰)╮

*WARNING*
涉及少量宗教內容,本人是無神論者,所以視角和思想都會有所偏頗。有不妥的地方請指出。
因為是腦洞,所以只寫腦洞。許多句子都是靈光一閃想出來的,毫無邏輯性可言。想到什麽寫什麽,想不出了就跳過,情節餵狗。
正文是無差,番外是FR。

SY地址:http://www.movietvslash.com/thread-121933-1-1.html

————————————

他是一名退役的士兵。從戰場上下來之後,他選擇了成為一位神父。
從戰場,到教堂。從軍服,到神袍。別人問起他為什麽選擇了上帝,他總是說:“是上帝選擇了我。”
沒有人膽敢懷疑他的虔誠。他住在教堂後的公寓裡,房間裡的衣櫃和行李箱裝著他的全部家當,包括聖經、十字架和衣物,還有他的槍。每天清晨和修女一起清潔禮拜堂,然後禱告。迎接前來禮拜的教徒,傾聽他們的懺悔。十字架端端正正地墜在胸口,如同他的信仰一樣永不偏移。

-

是上帝選擇了你嗎?
那你為何又選擇了黑暗呢?

其實你不是別無選擇。但你無法再選擇別的東西,別的人。
生命的黑暗像永久的長夜,你閉上眼,跌入這個絲綢般的懷抱。

-

那個男人進入禮拜堂時是平安夜。
禮拜堂裡站滿了前來禱告的人們,唱詩班的孩子們在管風琴邊站成隊列歌唱。清澈空靈的歌聲像午後的天空裡薄薄的雲朵,輕柔地隨風游移。

Angels we have heard on high
Sweetly singing o'er the plain
And the mountains in reply
Echoing their joyous strains

男人安靜地站到最後一排,取下帽子。

-

一位不留姓名的神秘人給教堂捐資,修繕了整個教堂。
神父每天的工作中增加了站在禮拜堂裡看畫師為墻壁和穹頂的壁畫重新著色。
那位平安夜來遲了站在最後排的小個子男人成了這兒的常客,禱告之後便陪著神父看畫師翻新壁畫。但他的脖子要仰起來似乎有些困難,總是要拗過整個肩膀甚至整個上半身才能看全屋頂。
“你相信有天使嗎,Mr Reese?”他把為了看穹頂而向後仰的上半身僵硬地屈回原本的角度,問道。
“我個人的話,是的,當然。為什麽這麽問呢?”神父也收回目光,看向他。藍綠色的眼睛像彩色玻璃窗格上顏色對應的那一塊,傾瀉出斑斕陽光。
“我曾經相信,但後來有所懷疑。”
“那你現在相信了嗎,Mr Finch?”
“是的。”
他定定地看著神父安靜的臉龐。

-

你看著我的眼神也像看著這個世界上的每一個人。我希望我能和這個世界不一樣。
噢,我本來就和這個世界不一樣。

-

懺悔室兩頭的對話。
“你還在聽嗎,神父先生?”
“Yes, always. ”

-

Finch住在兩個街區外的一座兩層的房子裡。Reese發現他的身份純屬意外。
“你為什麽不怕陽光?”
“適者生存,Mr Reese。我們也會進化。”
“所以你也不怕大蒜,不怕十字架,不怕聖水?”
“大蒜和十字架只是害怕我們的人為了自我安慰而編造的所謂武器,至於聖水——真正有效力的那種——我已經好幾百年沒見過了。”
“所以你的腿和脖子……”
“與其說是一種偽裝,不如說是因偽裝而形成的習慣。總之,其實我的脖子和腿腳都沒有不便。”
“那你還吸血嗎?”
“你該嘗嘗人造血漿,還有不同的口味。當然我也能接受人類的食物。我們早就——用你們的說法就是——戒掉了,純粹的人類血液。”
……除了對一個人有欲望的時候。
Finch竭力壓下蠢蠢欲動的獠牙。

-

我在黑暗中行走。
直到最後,也終將是孤身一人。

-


神父第一次夜不歸宿,是在Finch出現的第二個聖誕節的一週之後。
他依然和修女一起打掃禮拜堂,但從那一天開始,他禱告的時間就比往日多了許多。
Finch坐在長椅的最後一排,一言不發地看著他。
他們一整天也沒有幾句對話,黃昏時分Finch便道別離開。神父在燭光長明的禮拜堂裡獨坐到深夜,修女Carter來鎖門時看到他坐在管風琴後的陰影裡。
“Mr Reese?”
“怎麽你也沒睡?”神父合上聖經,站起來。
“那個地方那麽暗,你在看書嗎?”
“不,我只是想看起來有點事做。我這就去睡了。門留給我來關吧,你也早點睡,好夢。”

-

Reese不告而別。雖然很快便有新的神父來接替他,但還是在這個社區裡掀起了不小的風波。
神袍被疊得整整齊齊放在床上,十字架也放在那上面。除了一些個人物品,他就只帶走了聖經和槍。桌子上留了一張紙條。
“I have to leave here. ”

沒有人再看見過他。而直到現在他們才意識到,沒有人知道他從哪裡來,沒有人知道他為什麽會出現在這裡,也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裡。他們只知道他的名字,只從他的隻言片語中了解到關於他的極少的信息,也沒有人去問。
他一直像一個秘密。

Finch也不再出現在教堂裡。穹頂的壁畫一如當初地沉默,恆久不變,像一個宿命。面容安詳的神衹悲憫地俯視迷茫而碌碌無為的人們,他們禱告,祈盼,渴望藉助外力讓自己得到一個好的結果。
耶穌依然被釘在十字架上,沒有人看得見他為苦難流的血。面對向他朝拜的信徒,他石刻的眼睛兀自空洞。不管人們犯下多重的罪孽,他都平和地抿著嘴脣。
仿佛已經不知道人間疾苦,又仿佛在為這世間懺悔。

—END—



番外

因為想在正文裡保持旁觀者的視角,所以把這些帶有主觀感情的片段放到番外。

1.
Reese從午覺中醒來的時候,拉上的暗金色雙層窗簾好像讓時間也停止流逝。
Finch不怕陽光,但也不喜歡陽光。白日裡總是緊閉窗簾,不讓一絲光線走漏進來。Reese搬進來之後,情況才有所改善。起居室和廚房得以重見光明,但書房和臥室依然被固執地保留它們原本的樣子。這是Finch作出的最大的讓步,Reese也並未堅持。
放棄堅持造成的後果就是常常睡過頭,所幸他們也不總是有要緊事要做。

就像現在,一個午覺便睡到不知今夕何夕。Reese把胳膊從被子裡抽出來,抻了抻,身邊躺著的人顯然已經醒了有段時間了,聲音裡毫無倦意。
“睡飽了?”
“嗯……”他咕噥著翻了個身,摟住把臉埋進對方的頸間,在Finch的他們肩窩裡含含糊糊地說,“什麽時候了?”
Finch抬手摸他後頸的髮尾,“你是問幾點了,還是問哪年呢?”
Reese噗地笑了:“我睡了一百年嗎?”
“是啊,”Finch的手沿著肩膀和手臂,游移到他的手腕,手心覆蓋住他的手背,十指相扣,拉到嘴邊,在他手腕內側才剛收口的兩個小小的傷口上吻了一下,“然後我把你吻醒了。”

2.
所有的窗簾都拉上之後,便是屬於他們的私密的時間。
他們在奶金色暗紋被單的大床上褪盡彼此的衣衫,從輕而溫柔的親吻開始,到撫摸,再到身體的交纏。
Finch喜歡著迷地親吻Reese身體的每一吋,直到他受不了了喊停為止。Finch的吻像信徒一樣虔誠,虔誠得令他羞恥。那些吻印滿他的身體,像一個個火漆印,讓他發燙。

蘸了潤滑劑的手指小心地推進他的身體,耐心地開拓他。快感的累積像杯子裡的水,逐漸注滿,溢了出來。他吮咬著Finch的喉結,催促他進入自己。很快Reese便得償所願,他被溫柔地入侵,緩緩填滿,他們緊密地鍥合在一起。
Finch吻他的眼睛,他的睫毛因為體內的痛漲而顫抖,像一隻脆弱的蝴蝶。
進出的動作一開始是緩慢的,漸漸他們就不滿足於這樣平和的節奏,在Reese的默許下,Finch加快了動作。身體的撞擊仿佛潮汐在一瞬間不停漲漲退退,他們則是一對在沙灘上擱淺的魚,抱緊彼此,相濡以沫。Finch不知不覺已經露出獠牙,啃咬Reese的肩膀時咬出了血,他饑渴地舔去那些細細的血珠,身下人甘美的血液比任何佳釀更讓他迷醉。Reese被這疼痛刺激,又被舌尖撫慰,無助地啜泣著將Finch裹得更緊。

Finch把血跡舔淨,沿著他的頸項一路吻上去,含住他的耳垂,用獠牙輕輕研磨。Finch聞到他髮梢上洗髮水的香味,那是和自己的一樣的味道。
“John, ”Finch附在Reese耳邊呢喃,“John, John...”他的聲音又溫柔又痛苦,像在一片芬芳而荒蕪的雪原裡迷失了方向。Reese撫摸他的臉頰,他在眼睛的餘光裡瞥見Reese的手腕,因為極少接觸陽光而呈現與手背相反的象牙白,靛藍色的靜脈安靜地沉睡在皮膚下。
Finch仿佛能聽見血管裡的血液流動的人聲音,輕輕的沙啞的甜膩的,就像它們的主人講話時一樣,是來自生命源頭的誘惑。他用臉頰貼上Reese的手腕,那處的皮膚格外細嫩,就像一直在等待被撕裂。
Finch沒有撕裂它。他在一個用力挺動之後將獠牙刺入Reese的手腕內側,熟悉的溫熱的血液流入他的嘴裡。Reese發出幾近聲嘶力竭的呻吟,低頭一口咬住他的肩膀,後穴驟然絞緊,嗚咽著射在他和自己的小腹上。他沒穩住氣息,盡數洩在Reese體內。
一個浪頭掀來,將擱淺的魚捲回海裡。柔柔的波瀾拍打他們的身體,把他們推到海中央。

Finch收回獠牙,餮足地舔舐那個傷口,直到不再冒出血來。翻了個身,躺到Reese身邊,撐起手肘,摸了摸他滲出汗珠的額頭和鼻尖。
“對不起。”
他們都還在等呼吸平復下來,聽到這樣一句急促的道歉,Reese愣了一下,側了側頭,看向Finch,眼神裡帶著淺淺的笑意,沒有任何責怪的意味。
“下次你得提醒一下我。”他沙啞地輕聲說著,翻身踡進Finch懷裡,指尖繞著Finch肩膀上自己的牙印打著圈,“我也這麼幹了,算是扯平了。”
他抬頭,給了Finch一個狡黠的微笑。
Finch又想咬他了。

—END—

评论(12)
热度(39)
  1. 春天种下一只toma秋天收获一堆番茄安眠翡冷脆 转载了此文字
  2. 春天种下一只toma秋天收获一堆番茄安眠翡冷脆 转载了此文字

© 安眠翡冷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