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眠翡冷脆

叫我胖達就好!是個雜食的ky。什麼CP都吃,尤其吃互攻和all受。
感謝點讚和推薦,如果能在評論裡跟我聊聊天就更好啦( 。-_-。)ε・ )
何其有幸,你討厭的人也討厭你。💚

【Avengers】[盾鐵]The Unspoken Words/欲言又止(1~5 TBC

一個晚上被自己的腦洞虐得手心疼,所以怒寫_(:x」∠)_
背景向非常難掌握,想到什麼寫什麼,可能會有bug,絕對會有OOC,覺得哪裡寫得不妥請千萬要指出來m(_ _)m
每一個角色都不屬於我,我希望他們屬於彼此。我只是個只有腦洞的廢柴。

隨緣地址球回覆QAQ:http://www.movietvslash.com/thread-126368-1-1.html


正文:

1.
一切都結束了。Tony這麼想著。
他站在病房外,隔著門上那一小塊玻璃看著裡面病床上的Steve。
美國隊長在岸邊被發現,剛經過搶救,現在還因為麻藥的原因昏迷著。聽說他是被昔日的好兄弟——同時也是戰友,但後來被九頭蛇捉去洗腦訓練成了——冬日戰士,從天空母艦上丟下來的,丟到了水裡。——只是聽說,畢竟沒有人目擊,況且在冬日戰士還叫做Bucky時可是Steve的好哥們,不管洗腦得多徹底,總會留有一丟丟記憶。
不過這麼說:美國隊長是在和冬兵打鬥時——或之後——從天空母艦上摔下來的——這樣就比較籠統和客觀了。

不管怎麼樣,Steve現在已經脫離了危險,這比什麼都重要。尤其是對於美國,也對於Tony而言。是的,這一回Tony把美國排在了自己的前面,因為Steve一定也是這麼認為的。就連Steve自己也會被自己排在國家後頭呢,這是顯然的。
再次的,不管怎麼樣,一切都結束了。
這個“一切”指的是Steve和Tony之間超越了友情的肉體層面的關係。
“炮友”——Tony覺得不應該這麼定義這個,那根老冰棍一定不讚成,但他想不出別的詞。而這個詞確實高度概括了他們之間的關係。偶爾會來一炮,同時也是朋友,並且只是朋友。當然,他們非常親密,尤其是作戰的時候。穿著Mark隨便哪號的鋼鐵俠把美國隊長提起來,再根據他的隊長的指示,把他扔向哪兒。他們總是配合默契,隊長和誰都配合得十分默契。因為他是美國隊長。
現在Bucky回來了,Bucky是Steve最在乎的人,Bucky比什麼都重要。Tony小時候就知曉他,美國隊長幾乎形影不離的戰友。他們並肩作戰,情同兄弟,——坊間傳言,比“兄弟”還更親密——在和Bucky的打鬥中Steve差點死掉卻毫無怨言,一心只想讓Bucky找回原來的記憶——讓冬兵變回Steve的Bucky。
所以Tony得回到他原來的位置。他得把美國隊長身邊的位置讓出來。

2.
他和Steve的這段關係開始於一次酒後亂性。準確來說,是醉了的Tony強迫Steve上自己。那天晚上他們在Stark大廈的樓頂喝酒。注射了超級血清因此莫名其妙點亮了千杯不醉技能樹的超級士兵之所以會同意陪他喝,是因為Tony承諾這只是小酌怡情。
兩瓶V.S.O.P的白蘭地一定超過了“小酌”的範圍。他們發現這一點時Tony已經把Steve壓在地板上撕咬他的嘴唇了。Steve好不容易才奪回自己嘴巴的控制權,穩住Tony的肩膀:“hey Tony,別這樣。”
Tony的手已經鑽進了Steve該死的緊身T恤裡,這個大兵一定擁有把任何T恤都穿成緊身款並且還該死的性感到爆的技能。他撫摸著手下柔韌的腹肌,從小腹中央向上方緩緩游移,“噢,你拒絕我。”
“不,我的意思是,”超級士兵說著一把抱起了他——一個男人被另一個男人公主抱,聽起來可真夠丟臉的,但那又怎樣?對方可是美國隊長。況且周圍除了Jarvis之外沒有別的意識體存在。
“外邊風有點大。”被丟到自己的床上時Tony終於聽到Steve的解釋,因為這一路上他都騷擾著Steve,吻他因為欲言而開啟的嘴唇,撩起他的衣服下擺撫摸他的肌肉,不停踢動自己的腿大喊“我為國家殺過敵我為國家流過血美國隊長你不能這樣對我”,讓大兵嘴裡只有“不Tony,停下Tony”。
這大概將是個美妙的夜晚。Tony在把Steve拉下來吻他時這麼想著。

說起來Tony是第一次,在同性方面而言。而Steve顯然也是,不管是同性方面還是異性方面。Tony那晚了解到三件事,一是和男人做愛一定要充分潤滑,儘管他這輩子有過的男人估計只會有Steve一個,二是四倍力的超級士兵簡直棒極了,三是他真的愛Steve,大概比無法自拔還要多一點點。
愛到他甚至沒有勇氣去猜測,去問,Steve對自己是怎樣的感情。
談情和說愛,Tony絕對不會讓它們同時進行。唯一一次想要嘗試時,他卻拒絕抓住這個機會。
肯定沒門,絕對的。正直的美國隊長不會承認這一段關係,儘管他們都有爽到。
Tony不會怪Steve就連在這一件事上也是這樣的正派。

3.
Tony離開了醫院,確認Steve已經沒事之後他就沒理由再待在那了。而美國隊長身邊永遠不會缺人手,那些小護士為了爭奪給隊長換輸液瓶的機會都快要反目成仇了。
他在想解決神盾局和九頭蛇偷偷合體(或者也許可以稱為隱婚)這事兒需不需要自己幫忙。鑒於自己也成為了九頭蛇殲滅目標,他決定不主動提供任何資源。鋼鐵俠可是很記仇的。
Hill探員進入了Stark工業。鬼知道她是不是來殲滅自己的。不過Tony已經不在意這些了,他突然很想回到馬里布的別墅去。自從自己半推半就地被拉進復仇者聯盟,他就長期住在了Stark大廈裡,而這裡也成了復仇者聚居處和集結地點,當然偶爾也會成為反派的攻擊目標。隔三差五修繕大樓,大概就是成為超級英雄的代價。就算他不差錢也不能這麼玩啊!壞蛋們真是太亂來了。

4.
Steve很快就出院了,超級士兵總是恢復得這麼快。Clint以“慶祝Steve出院”為名義找了個喝酒的機會,Stark大樓又成了復仇者的party會場。Coulson也來了,他現在可是神盾的頭頭了。Tony就知道這傢伙沒死。按照神盾的尿性,那個大光頭也會持續“死了?沒死”的狀態。
Party才開到一半,Steve接了一個電話,就揮別小夥伴背起盾牌跑了出去。“他們找到Bucky了!”他一邊跑一邊回頭喊道。在這之前,Tony拿了兩杯馬丁尼,正想遞一杯給他。
“看來隊長很忙,不是嗎?”Tony轉了個方向,把手中的酒杯遞給Coulson,“這一杯敬星條旗永不落。”

臨近午夜時Steve回到了Stark大樓。除了Jarvis大家都睡了,Dummy也閃著黃燈進入了休眠狀態,聽到Steve走路的聲音,亮起了指示工作的紅燈,甩著機械臂向他挪過來,一邊移動一邊發出歡快的唧唧唧的聲音。
“噓……Dummy,安靜點。”Steve伸出一隻手制止了它,“已經很晚了,你去,呃,去休息吧。”
Dummy又甩著機械臂回到它原來的位置,熄滅紅燈,換回黃燈。
Steve躡手躡腳地走進Tony的臥室,Tony已經睡著了。他洗了澡之後窩上屬於他的那半邊床鋪,Tony睡意朦朧地問他:“你怎麼回來了?”
“他們告訴我在一個廢棄工廠有人看見了Bucky,我就過去了。結果還是晚了一步,他又逃走了。”
“噢……所以你回來了。”
“嗯,今晚真可惜。”
Tony微不可聞地笑了一下,Steve只能聽見他笑的時候噴氣的聲音。Steve靠近他,抱住他,在他的頭髮上吻了一下,他的頭髮上有洗髮香波的淡淡的岩蘭草香氣。
“睡吧。晚安Tony。”
他咕噥了一句什麼話,翻身把自己埋進Steve的懷裡。Steve相信那就是晚安了。

5.
Steve康復之後變得更忙了,儘管這些日子壞蛋們都安分得不得了沒有來騷擾地球和紐約,但他還有別的事情要做不是嗎?
Tony承認每天晚上都一個人入睡,有時還得一個人醒來的感覺糟透了。但他還能期望什麼呢?為了不讓自己太失望,他拒絕執行這一動作。這時候他應該瀟瀟灑灑地離開——在精神上離開Steve而不是在肉體上離開紐約或者Stark大廈,這可是他家!——然後尋找下一個床伴——這才是鋼鐵俠的風格。
但他做不到。
一想到Steve還會在深夜的某個時候回來,他就沒法控制住自己再等一次。
在遇到Steve之後,鋼鐵俠就不再是鋼鐵俠了。

Tony終於決定讓自己灑脫一點,他回了一趟馬里布。人生需要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儘管鋼鐵俠已經說走就走很多次了,並且從不回頭看爆炸。他是自己飛回去的,穿著Mark13號。他帶上了Dummy,畢竟得有個人——唔,有個幫手——給自己遞東西。
他每天都把自己泡在工作室裡,擦盔甲也能津津有味地擦一整天。雖然他已經不打算再鑄新的,但總要準備幾套備用。他之前就有好幾套看起來一樣的機械盔甲,除了Jarvis,就只有他知道它們之間的區別。
他也做過紅藍兩色的,但別墅被襲擊時就被摧毀了。
幸好沒人見過。他無數次這樣慶幸著。
那件盔甲的胸口本來是反應堆的位置用高密度噴漆繪著紅色實心圓圈,中間是一顆藍色的星星。Tony親手畫上去的,畫完之後只覺得自己涂得真是太醜了。不過他也沒打算要穿就是了。他把這件盔甲壓縮起來之後放在了工作間倉庫的最裡面。
現在他突然又想再做一件紅藍兩色的盔甲了。
是的,鋼鐵俠就是這麼隨便的一個……俠【。

—TBC—

评论(8)
热度(44)

© 安眠翡冷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