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眠翡冷脆

叫我胖達就好!是個雜食的ky。什麼CP都吃,尤其吃互攻和all受。
感謝點讚和推薦,如果能在評論裡跟我聊聊天就更好啦( 。-_-。)ε・ )
何其有幸,你討厭的人也討厭你。💚

【Avengers】[盾鐵]The Unspoken Words/欲言又止(19~21 TBC

終於憋出來了,覺得自己得到了生命的大和諧。

把第10章改動了一下,和21章呼應。10章走這裏→http://sleepyfirenze.lofter.com/post/33cfde_173bac2

隨緣同步推|送:http://www.movietvslash.com/forum.php?mod=redirect&goto=findpost&ptid=126368&pid=2531430

——————————————————

19.

儘管他總覺得Tony對他有所保留,但這沒關係,他們都需要學習如何敞開心扉去愛一個人。他可以等。

這時候Bucky回來了。——也許用“出現”這個詞比較妥當一些。他又驚喜又傷心,這是Bucky,又不是Bucky。冬日戰士有著Bucky的面容,佔據著Bucky的身|體,卻變成了一件殺|人不眨眼的武|器,在被叫到名字時問他:“誰他|媽是Bucky?”

他無法回答。這對誰都太殘酷。從前的Bucky不會接受自己欠下一手血|債的事實,如今的冬日戰士已經忘記自己原來也有過去,無論是什麼時候的Steve都不會放棄Bucky,但冬日戰士拒絕和任何人有牽連。

同樣是被改造,同樣是沉睡多時,Steve和Bucky面對的卻是迥然不同的人生。

Steve不相信Bucky會完全忘記自己。但更讓他難以置信的是,他的舊友一手創立的神盾局竟早已被九頭蛇的毒藤攀附,他和他的戰友都成了九頭蛇的棋子,一直以來的努力竟然都朝著相反的方向。每一步都踩著陷阱,他們被|逼進死胡同,無處可逃。

Fury死了(其實沒死但他當時不知道),Steve和Natasha在他們的新朋友Sam的幫助下重整旗鼓,他們決定把死胡同的牆打穿。也許牆的那頭又是另一個死胡同,但總比停留在原地好。既是為了Bucky,也是為了他自己。

後來寫任務報告時,他努力回想,也無法準確地記起後來的事情。四倍記憶力的大腦原來也有失效的時候。他只記得他毀了天空航母,在滿天亂撞的航母上和Bucky打了一架。他把自己的盾牌丟掉,把自己的命運交到了Bucky手上。

這場爭鬥沒有人贏也沒有人輸。

從航母上掉下去時他看到了Bucky臉上難以名狀的神情。稱不上是面對朋友時的表情,但也絕對不僅僅是把自己當做一個任務。這就足夠了。

他想到了Tony。這些日子他一直聯|系不上Tony,Tony會擔心自己嗎?如果Tony在,行動也不會變得這麼困難。可他不能把Tony也捲進這件事來。天空航母在自己眼前炸開,而他在掉落。Tony在蟲洞裏看到的也是這樣的景象嗎?

他和Tony是這樣不同,而現在他們終於有了差不多的經歷。掉落時的感覺和飛的感覺也沒有什麼差別,都是身|體和重力對抗,耳朵裏灌滿了風聲。極速墜落中他突然就沒有了恐懼,他希望可以幫那時的Tony分擔一些。但是他連接住Tony也做不到。

他覺得他應該對Tony坦白早一些。

他的思維就靜止在這一刻。寬闊的水面像一張網,紛紛揚揚撒開,將他攫住。

再次醒來時他已經在醫院裏。

就像每一個醒來的時刻,他回想陷入沉睡前的種種。

他夢見了Tony,穿著盔甲的Tony,鋼鐵俠。鮮紅色與金銅色相錯的身影化作一道光從遠處閃來,降落在潮|濕的河灘上。Tony在他身邊半跪下,被膝蓋擠|壓的沙礫發出密密麻麻的摩擦聲。Tony伸出手想觸|碰他,機甲運作的聲音已經近在咫尺,但Tony還是收回了手。

緊接著從空中傳來螺旋槳轉動的聲音,一輛直升機落在一旁,河灘太窄了,直升機上一下子走下來一群人,他們的聲音和腳印把河灘塞得滿滿當當。他們把Steve小心地抬上擔架。直升機起飛時Steve試圖尋找Tony的身影,但Tony卻不知在什麼時候離開了。

再次睜開眼,他就已經躺在了醫院的床|上。身邊只有他的黑皮膚的朋友。

按理說九頭蛇的事情該告一段落了,可Steve完全沒有打算放棄尋找Bucky。

Tony沒有來醫院看Steve。他大概是太忙了。雖然他口口聲聲宣稱自己並沒有加入神盾局,但神盾局的事情總會牽扯到他。況且據說他也成了九頭蛇殲滅的目標,鋼鐵俠不會放過九頭蛇的。

Steve非常想念Tony,有四倍那麼多。為了這個他恢復得很快,也許比四倍還快。他很快就回到了Stark大廈,隔著玻璃向在工作室的Tony要求一個擁|抱。Tony給了他,並且比他要求的更多。他大概又要有一段時間沒法面對工作間的沙發床了。

Clint找到了在沙發背面黏成一團的他們,自作主張又不容反|對地宣佈了要開派對慶祝Steve出院的決定。

“我能說不嗎?”Tony看起來也不像想說不的樣子,“你這派對迷弟(←_←fanboy of Pаrty)。你只是不想放過任何一個可以喝酒的機會吧?”

“別拆穿我,總裁。”Clint看起來也不像在意小心思被|拆穿的樣子,“我知道你也懷念派對,你的中間名應該是‘嗨起來’。”

“總裁戒了。”

“我打心底裏相信你。”

“感謝你的信任。”

接著Tony提到了自己答應過Coulson要監|督Clint的酒精攝入量,又重申了信任問題。Clint沒有像以往接過Tony的話題一樣展開探討就落荒而逃。

“我提到了安全詞嗎?他跑得像樓下是弓箭年終大拍賣似的。”Tony假裝費解地扭頭看向Steve。

“什麼是安全詞?”Steve無辜地問。

“不要在意這些細節。”Tony又放鬆|下脊椎靠回沙發背面,“距離Jarvis統計過從開始準備到開始派對所用的最短的時間還有一刻鐘,我要申請一份十分鐘放空套餐。”

“我該說批准申請嗎?”

“如果你想。”

Steve笑著側過身去環住他的腰,他動作極小地偏頭靠在Steve的手臂上。陽光從玻璃窗外照進來,彌漫著淡淡的機油味和金屬味以及塑膠燒焦味(“Dummy我說了不許碰那個架子!”)的工作間像被窩一樣溫暖又舒適。

派對不重要,Steve想,弓箭大拍賣不重要,酒精不重要。有時候神盾局也可以是不那麼重要的。

只有Tony。

 

20.

Steve之前就交代過Sam,有Bucky的消息就告訴自己。無論什麼時候。Sam照辦了,派對進行到一半的時候Steve接到他的電|話,他告訴Steve有人在一個廢棄工廠發現了冬日戰士。

Steve匆匆告別他的朋友們,背起盾牌就跑了出去。在電梯裏他向派對上除了Tony之外的每個人——包括Coulson——群|發了一條資訊,請他們幫忙監|督Tony,讓他別喝太多。今|晚的Tony就像一隻被丟進肉骨頭堆裏的小狗,但願他沒忘記醫生叮囑他不要過多攝入酒精和尼古丁的事情。

Coulson第一個回|複:“Aye captain! ”

“我以為今|晚只有我一個人未滿二十一歲呢。”Clint回|複道。

“放心吧,隊長,不用你提醒我也會這麼做的。”Banner回|複道。

“怎麼回事?你們又開趴?”看到這條消息Steve才發現他在收件人裏多添加了還在外頭奔波的Natasha。

Thor只發過來一串亂七八糟的符號。他的新時代高科技設備掌握程度還沒有Steve高。據說阿斯加德通訊基本靠吼。

廢棄的工廠在郊區,Steve跨上摩托之前後悔沒找Tony借一個飛行器什麼的。

工廠附近的居民告訴他:“那個鐵臂人昨晚進去之後就沒出來過!這個工廠已經關閉好幾年了,拆|遷問題一直談不攏,之後就一直擱置,從來沒有人來過這裏。”

Steve和Sam潛伏進去,走了一圈沒發現有人。荒廢多時的廠房只有蜘蛛和蝙蝠為伍,如果可以Steve真的想問它們有沒有見過Bucky。

他們在廠房|中|央的活動區域內發現一個窖井蓋,是合上的,但有打開的痕跡。

Steve和Sam面面相覷。

紐約的下水道相當於一個還未鋪設鐵道的地鐵網,若是在裏面搜尋一個經過特殊訓練的士兵,就算動用神盾局資源,也未必能在短時間內找到。

他們失望而歸。Sam為自己的情報不及時而向Steve道歉,Steve對他說這不是他的錯。

Steve告別Sam回到Stark大樓,大家都已經睡了。他爬上|床時吵醒了Tony。他把Tony抱在懷裏,覺得有人在等著自己是多麼幸福的事情。

一切都不是問題。只要有Tony。

幸好還有Tony。

 

21.

Tony幫他找到了Bucky。沒有Tony辦不到的事情。他不知道要怎麼感謝Tony才好。

他又和Bucky打了一架,要不是Bucky餓壞了他還真的打不過Bucky。他們筋疲力盡地倒在地上,聊了很久。Bucky被自己殘存的記憶和Steve說服,跟著Steve回到了Stark大樓。

他們都渾身是傷,Steve被帶到醫|療室處理傷口,Bucky則因為機械手臂的特殊性而被送進了Tony的工作間。

Tony在醫|療室外用不開心的眼神看他,嘴唇抿成一條線。他回以微笑,讓Tony不用擔心。

Bucky餓得不得了,他包紮以後把機械手臂留給Tony,Steve把他帶到廚房去給他弄點吃的。

也許不止一點。他看著Bucky吃掉了一個加了大份餡料的潛艇漢堡,一大碗沙拉,一碟炒飯和一盤湯。Steve想起了從前,Bucky總是給他捎自己家裏做的吃的,在他的公寓裏Bucky坐在他的對面看他大快朵頤。而現在他們的角色掉了個個兒,換成了他給Bucky做吃的,他看Bucky吃東西。曆|史總是螺旋型地上升。

“你介意聊一些以前的事情嗎?”Steve問他。

Bucky想了想,一邊嚼著一邊點頭。

“你還記不記得以前你總是帶吃的給我?你|媽媽做的餡餅,什麼的。”

Bucky停下伸向湯碗的手,盯著Steve看了一會兒。

“……不記得了。”他表情很沮喪,像一隻夠不到自己尾巴的浣熊。

“拌了蔓越莓的煎餅,淋很多的楓糖漿。我覺得這太甜了,但是你覺得剛剛好。”

“我不記得這個,但是你以前好像不是這樣的。”Bucky的目光在他的臉上和肩膀逡巡。

“不是這樣?更瘦,更矮?”

Bucky點了點頭。

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那才是我啊。”

Steve在工作間外看Tony把檢|查過的機械臂裝回Bucky身上。那看起來很疼,但他們的臉上都沒有覺得疼的表情。

Tony對Bucky喋喋不休地說著什麼,Bucky跟不上Tony的腦回路——沒有人能跟得上Tony的腦回路——皺著眉抿著嘴唇瞪眼看他,像是搭不上話卻想知道他接下來又會有什麼語出驚人。最後Tony拍了拍Bucky的肩膀,又交代了幾句,示意他可以出去了。

大家對Bucky入住復仇者大樓這件事沒有表現出太多的疑問,儘管一開始大家都有些介懷,但很快就卸下了防備,接受了他的存在(“歡迎加入黑曆|史聯|盟,夥計。”)。飯桌上多了一套餐具,週末的電影之夜沙發上也為他留了一個抱枕。Thor從陽臺飛進來,把錘子隨意擱在沙發邊,Clint慫|恿Bucky用左手去把錘子拿起來。後來Clint收穫了Natasha掄過來的一個凡人可以拿得動的錘子(“Natasha妳借錘子幹嘛?打小鳥?好的,請便,千萬不要客氣。”),Bucky則體驗了一回非|人類的速度與激|情(←不懂就不要問)。

Clint用一碟小甜餅說服他加入了沒有甜食就抗|議協會,勾肩搭背地向廚房喊:“爆米花要香草味的!”在Natasha忍無可忍甩出兩個炒勺時一人一隻接住,配合默契。

Banner向Bucky介紹了Hulk,以及讓自己整個身心平靜下來的方法。接著Banner蹲下來就把腦袋塞|進了膝彎裏,……“怎麼了Barnes?”“畫面太美我不敢看……”

等Bucky恢復了更多的記憶後,Steve向他坦白了自己和Tony的事情。Bucky忙著解決他的下午茶,只是表示他早就發現了,還說:“我以前就覺得,你做什麼事情都不會讓我覺得奇怪。”

“為什麼這麼說?”

好友對自己和一個男人在一起的事情接受得未免太快,雖說在他們當下所處的世界這倒不是一件稀奇的事情,但他們都是來自過去的人。要接受自己穿越了幾十年時光來到未來就已經足夠困難,更別提還要接受未來的事物與觀念。

“我不知道。該怎麼說,就我記得的部分,你一個人住,加入軍|隊,被注射血清,又四處賣|國債,都好像是非常自然的事情。——倒不是說你非得去做這些不可,但這些事情連起來就很像是你可能去做的,非常Steve。所以就算你告訴我你和一個男人在一起了,也不會讓我覺得奇怪或者怪異,因為這是你做的事情。”

Steve又欣慰又恍惚。這是Bucky會有的想法,卻用冬日戰士的方式說了出來。他覺得那個歪著戴帽子的布魯克林青年離自己更近了一些,五官也更加清晰。

複雜的情緒讓他不知道該如何回應,只好|緊緊地握住他的朋友的手。

“快放開我,夥計,讓我把最後一點喝完好嗎?”

Steve突然就笑了出來。

果然是Bucky。

—TBC—

 

感覺自己到了倦怠期,什麼都寫不出來,寫出來也覺得好失望,這不是我要的愛情,又不知道怎麼改,怎麼寫都不滿意,總而言之,非常非常非常對不起看我的文的大家QAQ【挺屍

就是21章最後那幾百字拖了我半個暑假的時間_(:з」∠)_寫不出自己想表達的東西,就像陽痿一樣力不從心【捂臉大哭

寫不出同人的時候我就跑去寫原創了,想看的話可以戳我的LFT看【。

科目二過幾天又要去補|考,所以練車的時候又可以碼字了╰(*°▽°*)╯

今天去二刷《暴|力街區》,達米安好可愛好想艸哭他嗚嗚嗚哇今|晚寫一篇文好好艸一艸

希望看到回|複,對我的文有什麼看法請告訴我QAQ


评论(12)
热度(25)

© 安眠翡冷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