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眠翡冷脆

叫我胖達就好!是個雜食的ky。什麼CP都吃,尤其吃互攻和all受。
感謝點讚和推薦,如果能在評論裡跟我聊聊天就更好啦( 。-_-。)ε・ )
何其有幸,你討厭的人也討厭你。💚

【隆包/Gerlonso】Once a Life(ABO設定,雙alpha

不管是哪個CP我都是互攻黨,因為想看超溫柔的隆哥攻包子,所以寫了隆哥攻。隆哥好溫柔嗚嗚嗚(埋胸

剛入圈沒多久,第一次寫,已經很盡力地捉蟲了,有bug請千萬要指出。

響應@一紙半城 (手機不能艾特人好|痛苦)還沒產出的ABO文,所以這篇也是ABO設定。我們的腦洞和意|淫連起來能繞太陽系一圈了(手動拜拜)J羅小天使好好好


ABO設定,CP是Xabi Alonso/Steven Gerrard,雙alpha

ABO設定,CP是Xabi Alonso/Steven Gerrard,雙alpha

ABO設定,CP是Xabi Alonso/Steven Gerrard,雙alpha

重要的事情說三遍


——————————————————————


毫無冒犯之意地,Steven Gerrard一度以為Xabi Alonso是個beta。這倒不是說Alonso沒有男子氣概、不夠強,或是不夠有魅力。Alonso毫無疑問是一個強者,舉止得體,魅力十足,在球場上奔跑時更是讓人不由自主地追隨他的身影。但他把自己的信息素隱zàng得太好了,無論是比賽時還是訓練結束後,他的信息素都不會像大多數的alpha和omega那樣四處亂竄。他把它們穩穩妥妥地收斂在身體裡,Gerrard在他身邊只能聞到汗水的味道。


通常的,比賽時的觀眾席上那一小部分激動過度的alpha和omega們釋放出的信息素足以影響到運動員們的行動,就連Gerrard也不得不承認他自己偶爾也會覺得不太妙,但Alonso卻是除了beta們之外最鎮定的一個。他不受alpha影響,也不受omega影響。Gerrard只能將他認定為beta。


直到Gerrard和Alonso第一次接|吻,他才知道Alonso是個和他一樣的alpha。在這之前他就想,beta就beta吧,被一個beta top了也不是什麼丟臉的事情。誰讓他愛Alonso呢。


但他們的嘴唇相觸的那一瞬間,他感覺到一股陌生而溫和的信息素像陽光一樣把他覆蓋住了。有別於omega的甜美,這是一種充滿力量卻表現得毫無攻擊性的味道。Gerrard想到了自己第一次踏上綠茵場時聞到的帶著水汽的青草芳|香,一場細碎的春雨從海中|央淋到堤岸,全世界的樹枝抽|出新芽,在和風中沙沙作響。他馬上意識到這是Alonso的信息素,隨即他醒|悟|到,Alonso是個alpha。


他問Alonso為什麼要隱藏自己的信息素,Alonso回答說不想讓別人受到干擾。噢拜託,就這一點已經夠讓人困擾了。他指的是Alonso太溫柔這一點。


在這之後他便發現Alonso並不是一點信息素都不會洩露。就像用紙包得嚴嚴實實卻依然會走漏味道的香皂,Alonso偶爾也會無意地散發出極稀薄的味道,只是Gerrard從來沒注意過。但接觸過一次他的信息素之後,Gerrard便記住了這個味道。推門進入有如信息素爆|炸的更|衣室,Gerrard就可以從各種汗水和信息素混合的氣味中準確分辨出Alonso的,循著那個味道看去,Alonso一定會在那裡。


毫無疑問,Xabi Alonso是個沉穩而自持的alpha。但正因為他自|制力太強,在他們剛開始約會的那段曰子裡,Gerrard曾經以為他對自己不感性|趣。曰程排得太緊而訓練又太忙,他們只能在沒有人的更|衣室裡偷偷交換幾個淺嘗輒止的吻,或是等到大家都離開之後,在沐浴間裡來一場匆忙的手活。Alonso總是耐心又紳士,他的手指和嘴唇一樣溫柔。他把Gerrard壓在瓷磚墻上,吻他的額頭,眼睛,鼻尖,讓自己的信息素一點一點釋出,和Gerrard的交纏在一起。他總是最大限度地照顧Gerrard的感受,Gerrard懷疑只要自己喊停,就算他還硬著也會放開Gerrard,然後換一個沐浴間沖冷水。


更多的時候,他們只是在球場上短暫地膠著目光,像是蜻蜓落在草葉尖,透|明翅翼振動的聲音又輕又響亮,整個夏天都在暑氣中戰慄。然而夏天還是太短暫了,很快便被奔跑與呼號淹沒。


這讓Gerrard質疑自己的魅力。好像只有他才是把持不住的那一個,而Alonso永遠得體地自控著,似乎沒有任何事情能誘惑他。


他們第一次做愛是在伊斯坦布爾。那個夜晚Alonso終於把自控力卸掉一小部分,在球場上便吻了Gerrard。是Gerrard先索吻的,他倒是沒想過Alonso會不會真的吻過來,不管是哪一種吻都可以,貼面吻或是在臉頰的吻都好。結果Alonso直接|吻了他的嘴唇,就像他們在更|衣室裡和家門口那樣。嘴唇分開之後Alonso還咬了他的耳朵——真的上嘴咬的那種,就算是在這時候Alonso也把力度控|制得精準,沒有把他咬痛。


荷爾蒙、信息素和煙火彩炮一起爆|炸,他們這個吻大概讓全世界都看見了。但是那又怎麼樣?就當做是這個自控狂魔給自己的禮物吧。


其實禮物遠遠不止那個吻。他們帶著一身的汗水和香檳的氣味,從酒店地|下停車場的樓梯間沿著樓梯爬到五樓,再出來搭電梯到他們房間所在的樓層。這一路上他們都牽著手,Alonso又放出了信息素,比在球場時更多,樓道裡都是他們的味道。要是有誰聞到了,還以為兩個alpha在樓道裡打架,或是幹了別的什麼更離譜的事情。


他們像是心照不宣地回了Gerrard的房間——因為Gerrard的房間離電梯比較近。走廊裡靜悄悄的,他們大概是最早回來的那幾個。別的隊友還在慶功宴上狂歡,他們卻躲過一樓的媒體和粉絲回到了這裡。


天知道Gerrard有多想吻Alonso,在慶功宴舉杯時,在爬樓梯時,在電梯裡時,聞到Alonso的味道他就又開心又渴求。但在之前的曰子裡他也從Alonso身上學到了自控力,從褲兜裡掏出房卡時動作不慌不亂,接著又準又穩地開了房門。


合上房門之後好像有什麼開關也被打開了。Gerrard把房卡擦進取電槽,Alonso把門栓上,與此同時他們吻|在一起。燈光大亮,空調開始運作,他們摸|索著闖進浴|室,衣服被踩在腳下,花灑流|下的水柱像霧一樣籠罩他們,Gerrard又想起了那一場只存在於他想象中的春雨。那時和現在,他的身邊都是這個人。


那些複雜的沉甸甸的幸福感把他的心臟撐得要不堪重負了。


他並不是沒有見過Alonso失控的樣子。他在賽場上被鏟倒或是被撞倒時,Alonso會像一顆信息素炮彈一樣打到他身邊,連beta裁判都會被震懾住。但現在和那時候太不同了,球場和酒店房間不同,人聲鼎沸的觀眾席和只有水聲的浴|室不同,穿著球服的Alonso和什麼都不|穿的Alonso更是不同。Gerrard不知道該如何形容這一刻,他的腦海一片空白,只有一個念頭像路標一樣指示著他該往何處去——


感謝伊斯坦布爾,感謝聖勃萊德杯。


床頭櫃的抽屜裡準備了潤滑劑和安|全|套。Alonso找到它們的時候戲謔地說:“你居然沒用掉。”


“那是因為你還沒有來。”


“看來今|晚是帶有使命的一夜——”


他們笑著又把嘴唇相貼。


Gerrard終於見到了Alonso在球場以外的場合失控——各個方面的——的樣子。儘管Alonso為他潤滑時依然耐心又仔細,再三確認他可以承受之後才進入他。但當肉體的碰撞節奏漸漸加快之後,他們都對這失去了控|制權。一切動作與律動好像都變成了身體的本能,Alonso只能wěn他的額頭和嘴唇來撫慰他,他也只能把Alonso抱得更緊以回應。他們的信息素像他們的身體那樣融合在一起,充斥了整個房間。Alonso的汗水滴到他嘴邊被他舔|去,因為大量運動,那些液體中的鹹味已變得稀薄,屬於Alonso的味道也更加明顯。他在連綿又洶湧的快|感中幾乎流下淚來。


事後他們帶著愉悅的疲憊互相依偎著浸在盛滿熱水的浴缸裡。Alonso力度適中地從他的後頸一路揉按到尾椎,他努力控|制住自己不像被撓到耳後的小狗一樣舒服得要發抖。濃重的信息素味道正在漸漸散去,Gerrard就快在Alonso懷裡睡著時突然想起了困擾自己已久的那個問題。


於是他輕輕揪著Alonso的耳朵問了出來。


對此Alonso只是解釋道:“如果我真的不去控|制自己……”他說著吻了一下Gerrard的鬢角,“你不會喜歡在球場就擦槍走火的,寶貝。”


這下Gerrard放心了。但接著他又想,球場似乎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END—


有沒有後續看心情,當做在這裡完結了也沒差。。。

再寫下去就是轉會之類的苟xuè劇情了(。

很喜歡包子和隆哥家的小天使們(沒有歧義)但是為了不涉及社會倫理問題。。。如果有的後續裡面不會提到他們。


评论(17)
热度(29)

© 安眠翡冷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