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眠翡冷脆

叫我胖達就好!是個雜食的ky。什麼CP都吃,尤其吃互攻和all受。
感謝點讚和推薦,如果能在評論裡跟我聊聊天就更好啦( 。-_-。)ε・ )
何其有幸,你討厭的人也討厭你。💚

【卡西水】in the café-03(AU,上班族!卡西×工讀生!水水

感覺Side B連續兩章爆字數,沒辦法,我在努力讓兩個side的時間線一致(ノ_<)依舊非常非常感謝萌萌小可愛(上次說是萌萌小妖精,被抗議了)和我討論劇情和設定,還幫我捉蟲!(^з^)-☆

按照我的腦洞這篇文到這裡已經寫了一半了,真想馬上跳去寫倒數第一第二章呀(;´Д`A

食用愉快~~~想看到評論(つД`)ノ

02在這裡:http://sleepyfirenze.lofter.com/post/33cfde_26d7bd0

   


03

Side A

習慣是個危險的信號。你開始接受一樣東西出現在你的生活裡,無論它是否正常是否離譜。你開始期待它有規律地出現,而一旦它突然消失你便覺得渾身不對勁——

那麼你完蛋了。

卡西利亞斯把傘還給拉莫斯之後,他們的關係好像也因為這一把傘拉近了些許。他下班時路過咖啡廳的側門,如果恰巧拉莫斯也能看到他,就會向他打招呼。拉莫斯只在給他的杯子上寫額外的內容,大概是因為只有他受得了這麼胡鬧的服務生。

他去買咖啡發現拉莫斯不在咖啡廳的時候,距離那場太陽雨已經過去了一個多月。時間向夏天推移,日光漸漸熱辣,為他點單的是另一位服務生。留下了名字之後卡西利亞斯脫口而出:“拉莫斯不來嗎?”

皮膚黝黑頭髮打卷的服務生回答他:“這週是他們學校的義務勞動週,他請假了。”

那他得有一週——至少五天——都不會拿到寫著奇怪內容的杯子了。卡西利亞斯把規規矩矩寫著自己名字的紙杯帶回公司,覺得有些無趣。

生活依舊在繼續,不會因為杯子上寫的內容改變而偏離軌道。但是看到收銀機後不是那張面孔他依然會失望,不管點什麼飲料都好像不是原來的味道了。雙倍濃縮和四倍濃縮好像沒有什麼區別,紅茶拿鐵和白摩卡喝起來也一樣。就連蔬果歐蕾他也懶得去思考用什麼水果了,有時候乾脆只喝牛奶。


他與加了牛奶和香草糖漿的本週——這週的本週用的是他最愛的意式烘焙,但是喝起來感覺像肯亞——面面相覷時,收到了一條短信。

From:David

親愛的伊克,我又被湯米趕出來了,我在你公司樓下的咖啡廳等你下班,想你,愛你,麼麼噠。

他回覆道:“我跳槽了。”

對方回了個:'''''''(的表情。


Side B

“是誰?”羅納爾多盯著浴室的門。

“別那樣看著我。”拉莫斯剛打開浴室門就被嚇得差點縮回去。

“這是關愛的目光!”羅納爾多走上去拍開門。

“求求你,不要關愛我!”拉莫斯覺得他閃著兇光的眼睛配上修成上挑形狀的眉毛簡直和關愛毫不沾邊。

羅納爾多痛惜地摸著他的胸口和肩膀:“友誼是多麼脆弱啊。”

“你的所作所為正在加速它的消亡。”拉莫斯哼哼道,“讓開,我要擦頭髮。”

羅納爾多先他一步衝出去拿到電吹風遞給他:“所以你不打算告訴我嗎?”

“至少,至少等我穿上衣服——”拉莫斯把電吹風開到最大檔以逃避室友的追問。


拉莫斯當然會告訴羅納爾多,那天晚上他們的窗台夜談話題就是“哦我的天我們的小塞爾愛上了一位上班族熟男嘻嘻嘻”。他們舉著酒瓶對酌的照片通過校園局域網瘋狂傳遞,大家又為爭執他們倆誰比較辣誰比較能喝誰撒酒瘋比較可愛而打得不可開交。在這個微涼的春天夜晚裡許多窗戶開誠布公地敞開到最大,而此時社交網站上校園社交圈裡的兩位話題人物所在的窗台正下方的那一個,尤其放肆。

羅納爾多喝完玻璃瓶裡最後一點酒,在墻壁上磕了磕酒瓶:“親愛的盧卡,幫我轉告你的室友,他再偷聽我和我室友的夜談,我就把這個瓶子砸碎了餵他吃下去。”

“可是你也知道,就算這樣他也會很樂意的。”下方的窗子裡傳來弱弱的聲音,“他已經在思考蘸什麼果醬了。”

英勇的威爾士人!拉莫斯放聲大笑。隔壁房間的窗子被打開,伸出來一根球棒揮舞了幾下:“已經十二點了姑娘們,舞會結束了!明天早上休想讓我幫你們倆喊到!”

“看來我們得回去了,不然佩佩仙女的魔法失效了,我們的水晶鞋會變成人字拖。”

“你的已經變回來了。”

他們笑著翻回房間,洗漱準備睡覺。關了燈躺回各自床上之後羅納爾多還想繼續剛才的話題:“所以你因為把傘借給他,就覺得自己愛上他了?”

“我說了,那只是一個契機,一個開關,懂嗎?不是原因,至少不是所有這一切的原因。要我說,比較可能因為那場雨……”

“……這不重要。”羅納爾多打了個冷顫,“重要的是,你打算怎麼辦?”

“……再說吧。”拉莫斯翻身拿被子蒙住自己,“這才——剛開始呢。”

“我要見他,我去咖啡廳找你。”羅納爾多吃吃地笑著。

“天啊,不是現在,也不是明天,不是最近!你不能這麼突然。”

“這有關係嗎?他又不知道。”

“但是我知道!你這樣會讓我緊張。”

“上帝!你上次打賭輸了穿泳褲到學校餐廳的美式窗口點十份紅豆飯都不緊張!你在咖啡廳衣服穿得好好的,也不用點奇怪的東西!”羅納爾多索性坐起來,面向拉莫斯的床盤腿坐著。

拉莫斯裹著被子揉自己的頭髮:“這不一樣!我倒情願去點紅豆飯呢……就算去穆斯林窗口要求他們給我做豬肉卷我也——”

“噓噓噓——你這樣會引發暴亂的!”羅納爾多努力讓自己的表情看起來嚴肅,但是他失敗了。

“你看起來一點也不像害怕暴亂的樣子,反正學校的餐廳被穆斯林學生佔領示威你還可以去學校外面吃飯,這個小賤人。”拉莫斯在黑暗裡翻了個白眼。那句詩怎麼寫的來著——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來翻白眼?

“嘿!說得好像你不是一樣!發春的小妞,你的新陳代謝和當季水果一樣應景。”

“你瞧瞧你,文學課就學了這種亂七八糟的比喻?你敢把這個創意用到你的期末論文裡面嗎?”

“我還會把我的室友在咖啡廳打工時和熟男顧客的一段羅曼史寫進——”羅納爾多還在宣佈他的期末計劃,拉莫斯掀開被子起來撲過去撓他癢,扼殺了他的雄心壯志,“哇啊!你這是偷襲!哈哈哈哈快住手!摸黑進攻是違反戰爭法的!特洛伊戰爭裡停戰時兩邊的士兵還會一起喝酒吃肉把妹呢!”

“認輸吧阿基琉斯,我已經摸到你的腳後跟了——”

對古希臘文學的無差別篡改才開了個頭,就被砸門聲打斷:“吵什麼吵!還讓不讓人睡覺了!演課本劇之前先把窗關好行嗎!”

他們對視一眼,拉莫斯下床靠近房門說:“我們謝幕啦先生,請回吧!今晚沒有安可環節啦!”

門外的人這才罵罵咧咧地走了。羅納爾多倒了杯水喝,又問他:“你會約他出來嗎?”

“天啊饒了我吧!”拉莫斯走快幾步甩掉拖鞋趴到床上迅速用被子蒙住自己的腦袋,“現在別提這個!別提這個!”

接著他聽到羅納爾多奸詐的笑聲,好像還隱隱約約說了“咖啡廳”“我去找你”之類的字眼,他閉著眼瓮聲瓮氣地說:“再次聲明,不許去咖啡廳找我!任何時候!”

他的室友走過來用摸小動物的手法摸了摸他的腦袋,“哦,可憐的姑娘。”

這才剛開始呢,拉莫斯。

—TBC—

评论(14)
热度(22)

© 安眠翡冷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