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眠翡冷脆

叫我胖達就好!是個雜食的ky。什麼CP都吃,尤其吃互攻和all受。
感謝點讚和推薦,如果能在評論裡跟我聊聊天就更好啦( 。-_-。)ε・ )
何其有幸,你討厭的人也討厭你。💚

【周記】斷章

初二時的周記,寫於2008.11.28。中二期的我,真是一個謎一樣的少女【。

因為一些事情翻以前的日誌,找到了就發了上來。

——————————————————————

我过早地出了门。一身颜色过于温暖的穿着浸入冰冷的暗灰色的空气中。路灯不知被谁关了。但对于那盏年久失修的节能灯来说,开和关没差。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讨厌红色了。似乎是在遇上了那个改变了我一生的老师之后。除了校服从不穿红色的衣服。近几年不知为何说服自己接受了衣柜里出现的恶俗色彩。

天气冷。踏下最后一级水泥台阶,攥紧手缩进连帽衫过长的袖口里。 

一不小心抬头。天空呈现出一种奇妙的颜色。由冷的蓝向天边延伸,渐渐转变为暖的橙。 

有点微风。楼道前不知名的树被冷得吱吱作响。我不作声,拐下楼梯间去取车。黑暗与眼镜折射的光碰撞,交缠,陨落,溅出一道道连我也看不见的火花。 

我看不见星了。很多人说,星与我们看似很近,但最近的一颗离我们至少也有几十亿光年远。连光也要走上几十万年甚至几亿年。所以说我们看到的星光,是来自几十万年甚至几亿年之前的光芒。 

我听了有种莫名的奇妙的神秘的感觉。就像我处在了一个矛盾的未知的时空里。所谓时空自然是时间与空间。我是在这里的。但这里究竟是哪里?我是处于现在的,但现在到底是何时?也许我现在在这里,但瞬间过后没准我会在另一个陌生的地方,没准会在另一个时间点了。就像我抬头看星空时,我的目光就穿过一片无垠的时空,落在一颗几十万年之前的星上;而几十万年前的星光,穿过茫茫宇宙,在几十万年后落入我的遥远的眼。

真是恍若隔世。

一路上都是沉默寡言的一成不变的景物。街边路灯已关了,整条街上都是难以言表难以名状的色彩,似暗非暗,似明非明。抬头望了一眼天空,仍是由冷转暖的颜色,但淡了一些,怕是太阳自作主张地滴了几点红。

我在地上找不到我的影子。也许是移动太快,也许是光线太暗,也许是我压根就没去找。我是热衷于观察影子的,天黑后走在灯下,我就会不由自主地低头寻找连着我脚跟或脚尖的那篇突兀的黑暗。以至于把这个习惯带到了白昼去。我走路时时常低头,却不知该找什么。Carmen说我走路的样子显得没自信,我差点脱口而出我在找影子。

天上的颜色越来越淡了。我走到桥上时再抬头,原本的蓝色已变为紫色,有点像李倾城。

下坡,再转弯。

我便又要开始日复一日其中某一日的生活。

————————————————————————

Carmen是我當時的班主任,教英語。那句話是她找我談話時說的。

語文老師評語:芸芸众生,不都是这样,在“重复”中老去,看上去有点可悲。

评论
热度(2)

© 安眠翡冷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