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眠翡冷脆

叫我胖達就好!是個雜食的ky。什麼CP都吃,尤其吃互攻和all受。
感謝點讚和推薦,如果能在評論裡跟我聊聊天就更好啦( 。-_-。)ε・ )
何其有幸,你討厭的人也討厭你。💚

【Avengers】[盾鐵]The Unspoken Words/欲言又止(22~25 TBC

估計都沒人記得我寫過這篇了【躺倒

默默地自己做個電梯……隨緣掛了更不上去,不用跑去隨緣看了【雖然也沒人去看

嗯這次應該不會打錯章節數字了。。。電梯有錯層的請告訴我

1~5   6~8   9~12   13~15   16~18   19~21


正文:

22.

事情發生在那一天的凌晨。Tony翻身起床時Steve也醒了。壁燈亮在剛好能看清路的程度,Tony輕輕地走了出去。

他們在一起之後Steve才知道Tony有過一段伴隨著失眠與噩夢的日子。躺在床上準備睡覺時Tony總是不停地翻身,像一條被翻炒的鹹魚。Steve捉著他的手把他摁到自己懷裡,他像是一隻貓被關進了鞋盒,想轉身卻轉不得,瞪著眼睛看Steve,像是在說:“來真的?”

Steve給了他無數多的晚安吻直到他肯閉上眼好好躺著,拍著他的背拍了好久他終於放鬆下繃緊的脊背,在Steve懷裡睡著了。

半夜的時候,Tony偶爾也會起來去找水喝,像現在這樣。但這回他去得也太久了,Steve不禁想他會不會在廚房偷吃東西,還可能嘴饞了喝了酒,或者是不小心把廚房炸了——這是他設想的最壞的情況。

他也起了床,走樓梯下到生活區。

他痛恨自己的四倍聽力,把飯廳裡Tony的話辨聽得那麼清楚。他是作過最壞的打算,但他從來沒有考慮過這樣的可能,Tony對Bucky否認了他們——Tony和Steve——的關係。

這比最壞還要糟。

他沒法控制住自己的腳步,走到了飯廳門前。Tony轉身就看到了他,他多希望Tony能向他解釋,也許那句話不是那個意思。Tony卻只是向他打了聲招呼,就走開了。好像什麼都沒發生。好像那句“我和他又沒什麼”不是Tony說的一樣。

Steve說不出話來,看著Tony走過來,又走開,拍他肩膀的手輕鬆得仿佛這只是健身房門前的相遇。而Tony下一句話沒準會是:“對不起夥計,我用跑步機超時了。”

這就是Tony,無論什麼時候都滿不在乎,好像愛和恨於他來講都是一樣的情緒。Steve恨透了他這一點,並且正深受其苦。

Steve回過神來,Tony已經離開了生活區。Bucky在餐桌邊像一個定量一樣意味深長地盯著他。

“所以,這是怎麼一回事?”

 

他和Bucky在餐桌旁帶著參差不齊的睡意聊了很久,聊過往、當下與未來的種種。還有他因重獲愛情而額外獲得的迷惘。最終他也沒有回到他和Tony共同的房間去,而是在Bucky的床邊打了地鋪。

Bucky問他“這是怎麼一回事”,他也沒辦法給出一個答案。他這才發現他完全不了解Tony,不知道他平靜的眼神下究竟埋藏著怎樣的情緒。他不敢思考Tony為什麼會對Bucky說出那樣的話,這一段關係對於Tony來說究竟算什麼?

他感覺到Tony是愛著他的,但他從來沒想過他對Tony的愛和Tony對他的愛有什麼不同。Tony看起來喜歡每一個人又不喜歡每一個人,他以為開始了那樣一段關係之後自己就是特別的了。

也許是他太貪心了。

Tony一個人睡,會不會又翻很多次身才睡得著?他會不會很快就再找到一個能給他晚安吻的人,在每個夜晚都等那個人回來?

四倍的聰慧也無法解決四倍的困惑。Steve現在只有四倍的沮喪。

他這樣想著,覺得四倍的傷心真是太讓人難過了。

一想到許多人都不是非誰不可,他就替全世界感到悲傷。

 

23.

Steve晨跑回來之後,在走廊遇到了Tony。Tony低頭玩著StarkPad,從他身邊走了過去。

四倍的勇氣突然就以四倍的速度消散了。

 

不知道怎麼的,大家一夜之間都知道他們的關係出了點小問題這件事了。早餐桌上安靜得很,就像紐約之戰後在土耳其烤肉店的那次慶功宴。幾乎每個人(當然,除了Thor)都小心翼翼地嚼著自己盤子裡的食物,不時打量一下明明就坐在相鄰的位置卻從未說過一句話的他們。

大家都對Steve進行了人道主義關懷,Clint在樓梯口拽住Steve:“隊長,鐵罐欺負你嗎?讓我幫你伸張正義。”說著還用手比劃了一個伸張的動作。

他還沒來得及思考該怎麼解釋他和Tony之間並不存在誰欺負誰的情況,話頭就被路過的Natasha接過去:“別伸過頭了。你覺得你打得過鐵罐?”她說的是Clint,她把“罐”這個詞咬得特別清楚,像是在強調Tony的戰鬥狀態。繼而又對Steve說,“我也以為Tony從良了,沒想到還是老樣子。”

Steve只好解釋:“我——我不知道怎麼說,但是事情不是這樣的。”

兩位特工都一副“我懂的”的神情。

Banner問他:“你們沒有聊過嗎?”說著比劃了一下,指這件事。

他搖搖頭,“我覺得我們都需要思考一下這段關係。”

“但是首先你們得溝通,你們得知道對方和自己都在想些什麼。”Banner憂愁地看著他,“不交流想法對思考毫無益處。”

“我會的,我會嘗試。”他拍了拍科學家的肩膀,“謝謝你,博士。”

“我只是不希望看到有人付出了卻得不到應得的。”科學家也搖了搖頭。

Steve以為Bruce說的是Steve自己。

 

他說了會嘗試,但並不是每個人都配合。Tony在躲他,一日三餐都由Dummy搖頭晃腦地送進工作室。其實Tony也不僅僅是在躲Steve——畢竟Natasha和Clint,以及偶爾造訪Stark大廈的Coulson都從各方面對這位大廈的擁有者進行譴責,任誰都會不勝其煩。

Banner博士算是比較特殊的存在,他一直在暗示Steve“你們該聊聊”,好像Tony願意從工作室裡走出來似的。

Bucky問他:“需不需要我幫你教訓他?”說著抻了抻自己的左臂。他立刻想到這是Tony幫Bucky修護的手臂,頓時又低落了起來。

“不,不是這個,我們之間不存在需不需要教訓,而誰又需要被教訓的問題。”

“但是他讓你傷心了。”

“謝謝你,但是壞天氣也讓我很不開心,你要去揍上帝嗎?”

Bucky盯了他許久,最終翻了個白眼,“你總是這樣,不會責怪任何人。”

“沒有人應該被責怪。”他耐心地說。

“如果每個人都跟你一樣想,世界就和平了。”Bucky一副了解他又受不了他的樣子搖了搖頭,用左手戳了戳Steve的額頭。力度控制得很好,看來他已經完全適應修復過的手臂了。Steve摸了摸被戳中的部位,有點傻地笑了。

“世界和平不好嗎?”

“好極了,美國隊長的願望總是全世界最棒的那一個。”

接著他們看見Tony和Banner從門外的走廊走了過去。Tony偏頭看了一眼他們,又扭過頭去。

Steve一下子笑不出來了,可憐兮兮地看著Bucky。後者翻了個白眼舉手投降:“怪我咯?”

 

24.

Steve當然關心Tony過得怎麼樣。不過這跟Clint說的“分手之後關心渣前任知道他過得不開心自己就開心了”的情況完全是兩回事。Steve關心每一個人,但Tony是特別的。Tony逃避餐桌,逃避週末的電影之夜,逃避和Steve碰面,即使碰面了也逃避對話。Steve晨跑之後回到大廈,偶爾會在電梯門開之後看到Tony拖著腳步走回自己房間的身影。他想對Tony說你得按時睡覺,但他也想起來自己現在沒有這個立場。

Banner不再建議Steve和Tony“聊聊”,好像是對他們之間進行溝通的可能性絕望了似的。Natasha和Clint向他輪番譴責Tony的行為,但這對他和Tony的關係毫無幫助。

Steve更多地和Bucky呆在一塊兒,幫Bucky適應現在的生活。他和Bucky總是有許多話可以聊,但也總是不可避免地聊到Tony。

一次採購之後他們一起走進地鐵站,Bucky突然問他:“你把你的狗牌送給Tony了嗎?”

“沒有。為什麼這麼問?”

“我以為你會送給他。這像是你會幹的事。”Bucky促狹地笑了笑。

Steve只是歎了口氣,“我想過,只是不知道他會不會收下。”

“他大概是想要的。”Bucky聳聳肩。

Steve疑惑於他的肯定,“你怎麼知道?”

“誰不想要呢?”Bucky給了他一個揶揄的眼神,“我在ebay上看到複製品在熱銷,他們付你專利費了嗎?”

“狗牌並不是我的專利……”他還想解釋什麼,但接著Bucky開始研究地鐵站名,這個話題便不了了之。

 

他們回到復仇者大廈,乘電梯到生活區,打算將採購的東西歸類放好,卻看到多日未和Steve同時出現的鋼鐵俠(盔甲)在廚房倒咖啡。

Steve下意識地想,他吃飯了嗎?是不是又什麼都沒吃只喝咖啡?全然忘記了他們在莫名其妙地冷戰中。

然而盔甲連頭都不回,也不給他們打招呼的機會,整個軀體分開散落在地上,一道風一樣陸續飛走了。

“他可真是個怪人。”Bucky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那是一個空的盔甲,“你不打算跟他和好嗎?你們看起來就像小學生賭氣鬧彆扭似的。”他已經放棄詢問是否需要幫教訓“那個混蛋”,反正每次都得到同樣的回答。(“不,Bucky,他不是混蛋,只是我們都需要時間。”啊聽起來就像最虔誠的教徒的禱告。“還有,不要在訓練室以外的地方打架。”他知道他們都九十多歲了嗎?)

Steve沒有回答他,看著盔甲離去的方向,給了他一個沮喪的背影。

 

25.

所以到底還是要輪到Pepper出馬。感謝Potts小姐,她是紐約的天使。Steve跟在Pepper身後,感激地想。

是Pepper先找的他,表達了對Tony的狀態的擔憂。她就像一位姐姐一樣關心著Tony。

“我很擔心Tony,因為已經不止一次了,一旦遇上什麼危險,他就會遠離所有人去獨自解決,並且為了阻止別人詢問,他還會表現得像個混蛋一樣,讓所有人討厭他。我聽Natasha說了你們的事情,看起來確實是他的錯,但我還是希望你能去看看他。”

所以,Steve來到了馬里布的別墅。Jarvis直接給他開了門,他在智能管家的指引下走進了Tony的房間。Tony在睡覺,把被子踢到一邊,鑽著拳,眉頭深鎖,不時像掉落在地上一樣彈動一下。

連日來的失落與疑惑突然就消失了,變得無關緊要。他幫Tony把被子蓋好,把自己也塞進被子裡,抱住Tony顫抖的身體。Tony在夢中呢喃著“不”“別過來”,他想大概是做了噩夢,繼而用無數個吻和低語來安撫對方。終於,Tony在他懷裡放鬆了身體,埋在他胸口,歸於平靜。

而他焦慮的心也平靜下來,Tony的味道和Tony的溫度,像是他替他驅趕夢魘的回禮。他抱著Tony,也睡著了。

還以為從此就可以放心。

—TBC—

一點碎碎唸:

看了看有超過一年沒有更新了,整個2015年(是的我知道現在已經2016了)我沒寫出什麼像樣的東西來,很多坑都停更了,陷入一個詞不達意,文思枯竭的狀態,挺討厭這樣的自己的。到現在算是好了一點,努力讓自己找回當初的感覺。

這段時間看了很多文,思考了很多事情,我也迎來了人生的一個新的階段,大概可以說是得償所願,儘管和自己當初的期望還是有些差距。

關於盾鐵這對CP,內心有很多想法,文字能表達出來的只有萬分之一還不到,不管怎樣還是希望他們幸福,在任何一個世界裡。畢竟他們都是那麼好的人,應該得到最好的。

评论(21)
热度(28)

© 安眠翡冷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