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眠翡冷脆

叫我胖達就好!是個雜食的ky。什麼CP都吃,尤其吃互攻和all受。
感謝點讚和推薦,如果能在評論裡跟我聊聊天就更好啦( 。-_-。)ε・ )
何其有幸,你討厭的人也討厭你。💚

「Credence」Half a World Away

Credence中心(說是中心其實只有三個人物出場兒第三個人物只有一個鏡頭)短篇,無CP向
小小小短篇,去年寫的,一直想寫Cre和另外一隻默默然的相遇,所以就寫了。真的非常非常短,因為不知道咋寫長,就這樣吧。看我的LFT太久沒更新就用這篇混一混。
私設是默默然有自己的語言,各自之間能這樣交流,但是人類聽不到(超聲波???(。 ​​​

正文:

克萊登斯走在冰天雪地中。

四周都是望不到頭的白,寒風呼號,他卻不覺得寒冷,只是一直不停下腳步,可他在尋找什麼?他自己也不知道。

一片茫白中終於出現了不一樣的顏色,他遇到了一團像是被包裹在水中的像濃霧又像濃墨的東西,看起來比一片雪花還要輕,但是卻完全不受到風雪的影響,穩...

「Gradence」甜與苦與痛(PWP一發完)

配對:Graves/Credence(斜線有意義)

分級:大概是沒什麼肉的PWP。。。

吃這對的小夥伴一起玩耍呀!!!球同好!!!(哭泣


格雷夫斯拉下臉時,克萊登斯就知道自己要受到懲罰了。

他顫抖著手解下皮帶,交到格雷夫斯的手上。

男孩的手總是蒼白,長年累月食用的粗糧麵包和粗糧粥沒能讓它們染上健康的顏色,格雷夫斯接過皮帶,把他的手翻過來,手指觸碰上那些鮮紅的印跡,指肚輕輕撫過,手掌又恢復了原本的樣子。

「謝謝您,先生。」他囁嚅著說。

在這種時候還會道謝的,大概也就只有克萊登斯·巴爾博恩了。

正如同格雷夫斯無數次治癒他掌心的傷痕一樣,他的身上也將留下來自格雷...

© 安眠翡冷脆 | Powered by LOFTER